http://www.affiliatenetworkscout.com

呆瓜阿福-第1部分呆瓜网

  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 功能!

  清朝年间,南方有一户从商的小富人家,由於先辈的开拓,家境还不错。主人李涛,年有42岁。有一小妹,乃是父母晚年所生,唤作李洁,年已经21岁了,过了婚嫁阶段也不曾有姻缘,从小体弱多病,一副病怏怏、有气无力的模样,弄得远近都闻名。李涛取妻张氏,呆瓜网38岁,馀下有三儿两女。大儿叫李精,第二的叫李明,都取亲成家;常常跟随父亲到外面去打点生意;惟独18岁的么子,虽取名李聪,但脑袋瓜却不灵光,傻呼呼的,是个智商障碍儿。私底下,家人都叫他阿呆。大女儿李环,19岁,小女儿17岁,半年前刚刚嫁出去。张氏有一小妹,嫁在邻城一户大富人家做小,也常常来这里串站门做客。虽说阿呆智力不行,可什么事情也好交代,所以也特别受到父母兄弟姐妹的,什么事也都让着他。就连过门的大嫂、二嫂,看到这样的表现,也大多护着他。故事就发生在这样的家庭里。第一章初涉窥战(爹娘打架)可怜天下父母心,俗语如此说是一点也不错。阿呆的情形就是如此这般。是个么子,脑袋瓜又有些问题,很惹人疼,特别是为娘的张氏,更是如此。从小到现在,阿呆的生活起居都是他娘为他操劳的,从不他人之手,连睡觉也是在夫妻俩里再加一张床,在时候还要哄阿呆入睡。阿呆的源头就在这里开始了。这天夜里,阿呆肚子发痛,想要叫娘陪他一起去方便。模糊间还未唤出口,却听到一阵好似痛苦的叫声:「嗯……哼……啊啊了阿……好……」阿呆不明就里,起床赤脚看去,只见爹娘两个都没有穿衣服,趴在一起,上上下下的在动,也不知在干什么,把床都弄得吱吱作响。阿呆眯着睡眼走近去观看。正在兴头上的两人浑不知阿呆已经醒来了,走近来观看他俩的精彩表演。平常这个时候,阿呆早已熟睡了,而且阿呆的睡性特别的好了,常常一觉到天亮。所以,每次两人的事都选了这个时候,避开阿呆,可以放心的进行交欢。也由於如此,阿呆虽已过了18年,却还是不知道什么是Zuo爱交欢。现在就是这样,他也不知道父母两个人脱了衣服不睡觉动来动去的不知道干什么。「阿……阿啊……老…老爷……再用…用力……哼……啊……喔喔…………」李涛听着张氏的示意,卖力的努力进行活塞运动,双手停靠在的双峰上,虽已生过三个小孩,可是却一点也不显得下垂。李涛不停地用双手在那两个Ru摆弄,用力地捏、挤、压;下身也是毫不放松地向前冲……「啊……对……对……用力……再加……加点……力,喔……喔……好…好……就是那……那里了……啊啊嗯嗯……啊喔……喔喔……哼……啊……」阿呆好奇的看着爹娘,两个人半夜三更的做些什么?娘好像是又痛苦又叫好的,究竟爹娘两个在干什么呢?李涛依旧双手用力在双|乳上搓揉、,着已经充血坚挺的|。张氏也享受着丈夫带给他的快乐。在这一方面,丈夫从来都不曾让她感到失意过,一直很体贴卖力的配合,每次都能给她身体上的满足。张氏把双手环抱在李涛的背后,也用力的贴紧两人的距离。两人丝毫没有发觉在旁边已经多了一个人。阿呆充满好奇地仔细看着:「啊……美……太美了……老爷……啊……喔……喔喔……」只见爹爹下面的东西硬硬的,在娘下面黑黑的地方进进出出的,有时,还看到里面翻出来的红肉,那里还流出一些水。不曾看过女人身子的阿呆想:怎么娘的下面跟我和爹爹的不一样的,没有一条软软的肉的?怎么爹爹的肉会变硬的呢?娘的胸口怎么比我多了两块肉?娘的下面是的地方吗?红红那里流出来的水是娘的尿吗?阿呆好奇的打量着爹娘的身体,突然,李涛把荫茎从张氏的|穴里头拔了出来,让张氏翻转,半趴在床上,再去,做了个哈巴狗姿势。阿呆这时惊奇的发现,原来爹爹下面的肉肉还好长好大的,黑黑胀胀的,胀着像隔壁老伯手上的青筋血管,的皮还翻到了下面来了。怎么我就不知道,我就不会…………张氏把向上翘起,身子一前一后的迎合丈夫的,口里哼着声音:「哦…………喔喔……阿……哼老……老爷……你……你真行……啊……喔喔……啊…………喔……」李涛把双手环抱到张氏的,捏着|推挤,配合着下半身的,口里也闷闷的喘着粗气,哼哼作响。

  李涛突然把手收到张氏的腰部,紧紧抓住,下身开始快速猛烈的抽动,头也不停地晃动,嘴里喘出大口大口的粗气。张氏的叫声也突然升高:「啊啊啊……喔……叼喔……啊啊……好舒……舒服喔……啊啊……我都……都快……泄……泄了……老爷……老…老爷……再用力……往里进……进……啊……喔……叼喔……」李涛猛地移开双手,抓住张氏的双肩,猛烈地晃动两人的身子,下身也迅速的活动,密集的不停。「喔……喔……太…太好……了……啊啊……啊……喔……喔喔……泄…泄了…………哼……哼哼……啊……喔……」两人的速度都缓缓的慢了下来,嘴里还是粗喘着气息。身子向下趴叠在一起。阿呆看到这里,奇怪地问:「娘,你们在干什么?」张氏不防旁边出现阿呆,有些慌张讶异的反说:「阿-呆,你-你怎么在这里?你不在那边睡了吗?」阿呆这时才想起自己肚子有些痛,「我肚子痛,要叫娘陪我去茅厕呢。可是,娘,你和爹爹在干什么呀?你们睡觉怎么衣服的?还抱在一起的。你平时怎么不抱我睡?」张氏和李涛边慌乱的穿衣服,一边忙找借口回答,她知道阿呆傻性一来,如果不问清楚,会一直问不停,还会去乱问别人的,这要是说出去有多难堪,自己夫妇俩在儿媳的面前都不大好说话了。「不是——不是的,睡觉——睡觉要穿衣服,娘刚刚和你爹是在——在——在打架。你没看到你爹在娘的身上抓着娘吗?那是我和你爹在打架,我们——我们怕撕坏了衣服,所以——所以就把衣服脱掉了。」「可是,我们打架不是没有服的吗?」「那——那是在白天,白天就可以不用脱,晚上就要把衣服脱下来。还有,娘和你爹打架的事你不能说给别人听喔,要不然,人会骂娘和爹的。你也不想娘被人骂吗。」「好,呆瓜网我不跟别人说,娘和爹打架了。」张氏松了一口气。她知道,虽然这个儿子比较傻,但还很听话,他说不跟人说,就一定不会去说给别人听的。终於用打架瞒过了傻儿的追问了。「阿呆,你不是肚子痛吗?来,娘带你去茅厕。」张氏穿好衣服,忙转开阿呆的注意力。「嗯,我的肚子现在还有点痛。」阿呆第二章入门教学(沐浴导性)经过昨晚的风波,李涛觉得阿呆不能再同夫妻俩一同在里睡了,虽然阿呆是傻傻的,可是干事的时候总会有一个阴影,总会担心阿呆再随时醒来,那时又怎么办了呢?於是决定另外给阿呆一个。为人娘的张氏虽说不肯,可也拗不过丈夫,便无奈的同意了。但的事宜,张氏还是照常:阿呆的起居、穿衣、睡觉、洗澡等,日常的都没有落下。看过了昨晚的表演,阿呆傻傻的脑袋瓜不禁也有了一些开化,依旧在思考昨夜所观察的现象:怎么娘的胸口比我多了两块大大的肉呢?为什么娘的下面没有同我和爹爹一样的肉肉呢?怎么平平的,就只是一片黑毛叫呢?为什么爹爹同我一样软软的肉肉会变成那样硬硬的?爹妈打架时为什么还要把肉肉放进娘红红那里呢?打架不是用手的吗?还有爹爹打完架后放的尿为什么是白白的一团?玩玩想想的,忘了又记起,这样就又到了傍晚,吃饱了饭,阿呆回到了爹妈的。才听到张氏在后头唤他:「阿呆,你已经长大了,不用再同娘和爹住在一起了,娘给你准备了一个,来,跟娘去那洗澡去。」「娘,我要和娘一起嘛,我睡睡要娘哄哄。」「娘会先哄你睡睡的,听娘的话,要不,你爹要打你了。」阿呆在这个家里,最怕的就是他爹,李涛虽说也知道阿呆傻傻的根本不能同他计较的,可是就不知是为什么,有时阿呆闯了祸还曾发过脾气打过他。虽然过后后悔不及,可是阿呆却总觉得爹爹有些不喜欢他,也对他怕怕的。就连睡觉也是和张氏先睡,等到阿呆睡熟了,李涛才入去睡的。所以,一听不听话,爹爹要打他,也就不敢吵了。「嗯,我听娘的话,可娘要哄我睡觉觉的。」「好,娘一定哄你睡觉觉的。现在先同娘到你的去洗身子吧。你看你,又去哪里玩了,弄得这身衣服都这么脏。」张氏有些心疼的着,表露的是对这傻儿的关心。「我和姑姑到后面的山上去了滚滚了,姑姑看我滚滚都笑了喔。」「真是的你,每次到山上就弄得一身脏。快回里洗澡了。」「嗯,好」「阿呆真乖。」回到里,浴桶里早吩咐家里唯一的女庸盛满满了热水了,阿呆像往常一样,张氏帮他解开前面的衣扣,转过身子脱上衣,脱了裤子,走进浴桶里。张氏拿起一条毛巾,开始帮阿呆擦洗脏脏的身子。

  冷不防阿呆开口问了一句话:「娘,为什么你的胸口那里有两块大大的肉呢?我怎么没有呀?」张氏知道一定是昨晚的事情了阿呆还记在心里。一定要好好回答,要不,以阿呆傻傻的脑袋瓜,定会去问别人,那时就出丑了。「娘是女的呀,娘胸口的两个肉是女人才有的,你是男人的,当然没有了。你忘了,你小时候就是吃娘的奶汁长大的。」「娘,那你下面怎么没有同我和爹爹一样的肉肉呢?」「肉肉是男人才有的,你和爹爹都是男的,就有呀,娘是女的,所以就没有了。」张氏有点心虑了,她还不知道昨晚对阿呆来说,还真是一个很难忘记的事情呢。本还以为蒙瞒过了就没事了呢「喔,还有娘,爹和我一样的肉肉,我的怎么软软,爹爹打架时怎么硬硬的胀着呢?打架不是用手的吗?爹爹怎么把的肉肉放进你黑黑的毛里了呢?还有,爹爹打架放出来的尿怎么是白白的那么少的呀?不是要和我的一样是黄黄的嘘嘘的很多很多流下来的吗?」阿呆突然站起来,指着软软大大的荫茎问。张氏一直以来虽然每天都帮阿呆洗澡,却从来没有注意过阿呆的身体,一直当他是自己要照顾的傻儿。如今看到这条比李涛软软时还要大要长的荫茎,突然发觉,自己这么些年以来,只知道照顾阿呆,却从没有教过阿呆这些方面的问题。阿呆是傻儿,他怎么可能像大儿子和二儿子那样明白人生大事呢?像阿呆这样,虽说是因为傻,没有姑娘愿意嫁进来,可是,如果有姑娘嫁进来了,阿呆也根本不懂得怎么行呀?为人娘竟然连这也没有注意到。为了阿呆的以后,张氏想帮阿呆,教他怎样行。昨晚虽然用「打架」混过去了,但在夫妻两个的心里,还一直当阿呆还是个小孩子,没有注意到阿呆也是大人了。要是脑袋好的话,这时也同两个儿子一样娶亲了呀。可是,张氏矛盾的想,我要怎么教呢?用说吗?可是阿呆用说能懂吗?用做吗?可是这怎么可以呢?自己是阿呆的亲娘耶,这样可是乱仑,那是多么不的呀!可是,能怎么办呢?怎么办才好呢?阿呆就这样一辈子过去了吗?这对他是多么不公平啊!张氏想出了神,呆瓜网可阿呆一直没有听到娘的回答,看到娘傻呆的站着,也不知在干什么。用搭在张氏的肩上摇了摇:「娘,娘,你怎么了,怎么不告诉我?」张氏醒过神来,突然间下了巨大的决定。她一定要阿呆也能像两个儿子一样,要让他明白如何的丈夫。只要自己吩咐阿呆别说出去,像阿呆这么听话,一定不会说出去。只要自己不说,阿呆也没有说,一定没有人知道这件事的。这是唯一的办法了。这么一想,张氏反而更明确了。「哦,没有,娘现在告诉你。还有,娘也教你,就像娘和爹那样打架。因为只有打架的时候,你的肉肉才会像爹那样就硬硬的,而且你才知道为什么肉肉要放进娘黑黑的下面那里,才知道为什么肉肉会放出白白的尿来。你要不要知道?」「要,我要,我也要像爹那样硬硬的肉肉……」「好,那娘教你,可你不能说出去哦,说出去的话,你爹要打你的哦。」「爹要打我?那我、我不说出去。」「好,现在娘要你出来,然后教你。」阿呆非常听话的跨出浴桶。「来,跟娘到床那边去。」「呐,你现在坐在床边,娘来告诉你。」张氏用手握了一下阿呆的家伙说:「这个肉肉叫芭。哦,娘也把衣服脱下来。」张氏解下了的衣服,面对着阿呆,先指着自己的Ru:「这个是,刚刚娘跟你说了,你小时候就是吃娘里面的长大的,也叫做Ru。可是,打架的时候,你要用你的双手握住这两个,不停的搓揉,用力的压挤。」接着,持起阿呆的双手按在自己的奶,不停的搓。「嗯,就是这样,但还要用力一点,对,对对,就是这样,阿呆真聪明。」阿呆握着张氏的双|乳,觉得好舒服,软软的又胀胀的,觉得好好玩。不停地压、搓、挤。「对了,就是这样,有时候还要用力抓一抓,像你平时去抓兔子一样,哦……喔……对对……就像这样……」张氏被阿呆抓得一阵的酥麻,身体都已经觉得的。忙连叫阿呆先停下来,要不,接下去不知怎么做那可太难受了,她没有想到,傻傻的阿呆虽然没有做过,但那力道却是老爷也不及的舒服。「好好,阿…阿……,先停下来,停…停下来先……」「现在,娘告诉你刚刚的肉肉。这个肉肉叫芭,你要记住,平时里,它是的,软软的。可是打架的时候,它要变成硬的。娘现在把它变成硬了,然后才能放进娘黑黑的下面打架。」张氏用双手握住阿呆的荫茎,开始上下搓揉。阿呆觉得娘的双手搓着的家伙,一阵麻麻的,又有些很舒服,自己的肉肉原来还可以这样做的。从荫茎那里传来的酥麻,激起了胀胀的感觉。阿呆奇怪的看着自己软软的荫茎慢慢的就变得硬硬进来了。慢慢地胀起了鼓鼓的青血管。张氏的双手握着这正在极速起着变化的荫茎,从那里传出的力量是那么的强烈。这家伙比老爷的要硬得多,也长了好许。

  张氏吃惊地继续搓着。心里想着,可怜的阿呆,原积蓄着这么多的力量,不断的自己对阿呆的忽略。却也更清楚了自己的做法是正确的。阿呆的荫茎迅速地篷胀起来,贴着肚子一翘一抖地,好似在多年来的不明白。张氏松开双手,对着阿呆说:「你看,现在把它变成了硬的了,以后如果要打架,就可以用手把变硬来。」阿呆却感觉到,下面松开双手后的荫茎,突然胀得很难受,爆爆的,消失了舒服后一种紧崩的冲动胀着。「娘,我的肉肉好难受喔,娘,怎么办?娘,怎么办?」张氏不慌不忙的引导:「你的鸡芭胀胀的很难受是吗?所以就要把它放放进娘黑黑的下面这里呀。」张氏爬坐了下去,撑开双腿,露出黑毛着的一条红缝,着刚刚的舒服,已经流出了少许的Yin水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原文标题:呆瓜阿福-第1部分呆瓜网 网址:http://www.affiliatenetworkscout.com/caijingpindao/2020/0315/151.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