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affiliatenetworkscout.com

《现代娇娇女的红楼生涯》_第十节 针锋相对婶侄

  原标题:《现代娇娇女的红楼生涯》_第十节 针锋相对婶侄张目 (二) 全文阅读

  贾母平复心思,缓了口气,沉吟片刻,道:“既然如此,那就将林丫头的接风宴同二丫头的生辰宴一起办了,凤哥儿,这件事就交给你了。另外,府里的们赏一月月钱,林丫头二丫头里的们赏三月月钱。”

  王熙凤连忙应了,笑道:“既然是林妹妹的接风宴与二妹妹的好日子,这姐妹们还差一人呢。”

  宝玉恍然大悟,连声叫着云妹妹云妹妹,一叠声地叫贾母打发人去接。贾母笑着搂了宝玉当场就派人去史家接人,又打发人去东府告知尤氏婆媳定了十一日至西府小宴之事。众人又坐了一会子,方散了。邢夫人领了王熙凤并迎春黛玉姐妹二人并琮哥儿回了大,就有小丫头来回庄头老郑已经带了十二个小丫头在后街门外等候了。邢夫人先打发琮哥儿回,自己领头进了东间往炕上西面下首坐了,黛玉迎春依次往东侧椅子上坐了,邢夫人又让王熙凤坐了迎春下首,正要问王熙凤话,又有媳妇子来报王夫人到了。

  邢夫人忙起身,领了王熙凤迎春黛玉相迎,早见了王夫人领了一干丫鬟婆子管事媳妇们进了门。未等互相见礼,王夫人就往主位上坐了,道:“不知我们二姑娘中意的丫头是如何的出挑,让我这作婶娘的也长长见识,如何?”

  迎春见王夫人问话,早就立起身来,接口道:“给二太太请安。二太太事忙,今儿个怎么有空来我们大坐坐呀。”

  “我听说我们二姑娘挑得很,老太太过了眼的丫头都入不了我们贾迎春贾二小姐的眼。我也来开开眼、看看二姑娘中意怎样的。”

  王善保家的领着庄头老郑家的并十二个梳着双丫髻,穿着一色青色坎肩的十一二岁的丫头们进来时,就看见邢夫人正门前一字排开四把交椅,自西向东依次坐着迎春、王夫人、邢夫人、黛玉。虽然王夫人并迎春面上犹带微笑,却是杀气四溢,老远就让人觉得浑身发冷。院子正中,摆着六张条案,十二只绣花墩。周瑞家的战战兢兢地站在廊下,面上带着笑,却又不停地擦着脸上的汗。

  “我听说二姑娘说做丫头针线功夫要好么。依旧是蝴蝶穿花的花样让她们每人做一幅来!”王夫人立马开口道。王夫人觉得这些个丫头做不出来,她哪里知道这十二个丫头还有现在迎春庄子别院里的那些丫鬟们可都是从庄子上近千个小姑娘里过关斩将一杀到这里的。话说迎春的庄子上近两年来不停地流民,而且收留的大多是妇孺老弱。为了安排这些人的出,迎春建了蒙学堂和数座作坊,让十二岁以下的孩子们无论男女都去上学,就连女孩子们也可以上午读书写字,下午学手艺,还不用入贱籍!迎春可是和她们说好了的,给她做丫鬟,不签死契,做上六七年丫鬟,攒上一笔钱,加上不犯错出去时还有一笔赏银和金银头面各一套做陪嫁,再学些大宅门里的规矩,知道官夫并处事的规矩,日后说不定能帮上自己子孙的忙,为自己挣顶诰命。那些小姑娘本来就抱着报恩的心思,如今不但能为家里省下嚼用,还有丰厚的钱财,更有大好的前程就在眼前还不拼了命地想进来!何况这蝴蝶穿花的花样在年初迎春建别院的时候,帐幔上用过好多,她们都是做惯了的,哪里会觉得难?十二个小丫头,连底稿都不打,直接就拿小绷子绷好了绢布一针一线地绣了起来。

  时间过得飞快,一到巳时末,邢夫人和黛玉就早早地回休息去了,琮儿叫母亲,黛玉守孝抄,两人都没有出来吹风,就连贾母也派人来说乏了让大家不用过去请安省昏了,倒是王夫人和迎春耗着,足足了四个时辰,这十二个小丫头也陆陆续续地将绣品交了上来。王夫人拎起一块看时,只见一只玉色的大蝴蝶停在一朵硕大的牡丹花上,那牡丹分明就是贾母最喜欢的魏紫。再翻的,有牡丹中的豆绿,有山茶花中的抓破美人脸,也有芍药中的瑶池仙品,那蝴蝶也是无一相同,每个人做的都不一样,但是每个人都绣了茶杯大小的一副蝴蝶穿花的花样来。

  王夫人不服气,又道:“不是说要找会笔墨的丫头么。也考考她们让她们写篇《女诫》来!”

  那十二个丫鬟躬身应是,又各自领了笔墨,回到自己的位子上去,又过了大半个时辰,每个丫头都托着托盘,左下角放着磨好墨的砚台,倒搁着羊毫,右面放着默写好的《女诫》,排着队呈到来。迎春笑盈盈地对王夫:“二太太,您可要试试她们磨的墨可合适?”

  王夫人已经气炸了肺,可是她也不得不承认,这些个丫头年纪虽小,可的确个顶个的出挑,就连模样也是干干净净的,每一个身上都得整整齐齐,言行规规矩矩的,不似自己常见的那些个狐媚子做派。王夫人转了转眼珠子:“二姑娘,这么好的丫头,不让老太太先过目可不好吧?”

  “二太太说得哪里话来!”迎春依旧是笑盈盈的,“如今着京里还有谁不知道这荣国府的当家太太是二太太呀!这账、地契契、库钥匙不都在二太太手中么?我真要插手府里的事情,可不是打二太太的脸、嫌弃二太太不够贤惠不够能干么!何况,若是我一个未满十岁的小姑娘家,却越过母亲嫂子,过问府里的事物甚至插手到老太太屋里,可是会被疑我们贾家的家教的。难不成二太太不怕了宫里的大姐姐?那我可真要为大姐姐委屈了。”

  “可不是么,弟妹,这可干连了大侄女的前程呢,可不能马虎了!”里面的邢夫人见出了结果,也出来了,却见到王夫人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更是笑着接了口。

  不说那王夫人回后,如何大发脾气,荣禧堂又走公帐换了多少器皿,倒是贾赦回了府,邢夫人立马把今天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一面解气地说:“老爷,你没亲眼见到她的脸色可真是精彩!”

  贾赦叹了口气,道:“前阵子老太太还对我说二弟从工部主事升到工部员外郎才花了几年的时间,之后却再也没有动过,让我想想办法。我不过一个户部郎中,又是今年才上任的,自己还顾不过来呢,今儿个闹这么一出,老太太怕是又要我想折了。”

  迎春亲自拿托盘捧了一盖盅茶来奉于贾赦:“父亲也不必着急,依我说,本来就是那边自己行为不检点闹的,与父亲不相干。是他们先乱了尊卑礼法的。书上不是说了吗?‘天子诸侯之家,长幼有序,嫡庶有别,唯嫡长子承先君之业。其余诸子,须明尊卑之序,不者,必有共叔之乱,故曰丧乱之兆也。’何况,礼部也好,吏部也好,都是读书人的天下,上上下下,不要说是恩荫的官了,就是同进士出身的也没几个!读书人最讲究嫡庶有别、尊卑有序了,更不要说能常常进福宁殿、勤政殿的除了枢密院副使又有几个不是一甲进士出身?!不是正经的爵爷却住着荣禧堂又当着这荣国府的家,身为臣子不知事君唯忠却妻子广交藩王朋党!他们不怕死,我还怕他们拖累了父亲去!”

  “二丫头,要不是你,我怕是被他们当了去还不自知,又怎么会有如今的加官封爵,就连诸位相公也对我客气三分。”

  迎春坐在贾赦的脚踏上,双手搁在贾赦的膝盖上,仰着头看着贾赦道:“父亲说哪里话!若不是父亲十余年的含辱负重,圣上又怎么会轻易相信我们!女儿能有今天还不是父亲母亲的有方,之前府里可只为大姐姐请过先生,女儿可没有正经上过学!”

  “是啊,我记得那年你给我写的信有一多半都是缺胳膊少腿的,我每次都要连蒙带猜,费老半天的劲才能弄明白信里写了些什么。不过这样一来,我印象深刻,才过了御前奏对的那一关呢。”贾赦一手抚摸着迎春的头,眼神空茫地望着半空,似乎想起了从前。

  “女儿记得呢,”迎春将脸搁在贾赦的大腿上,“如果不是母亲常常抱着女儿,说着为父亲担心的事、不平的事,还有母亲自己小时候的事情,女儿后来也不会熬过一个人在庄子上的那段日子,那个时候,女儿最开心的就是能收到父亲的信了。”

  “是啊,我这辈子做的最对的事就是娶了你母亲,还有养了你这么个孝顺女儿。”说着贾赦冲着邢夫人笑了,倒是把邢夫人闹了个大红脸。

  “算了,就说朝中的相公们及吏部的诸位大人觉得二弟他们嫡庶不分妄为读书人,我今年才进的户部,实在没有办法。若是老太太问了,你就这么说,先把我们自己摘出去再说。”贾赦叹了口气。“如今我已经加封一等子爵,若是荣国府的爵位母亲要我让给二弟他们,那就给他们吧。”

  “父亲,我怕他们得到了这祖基业还想把父亲拉下水呢。毕竟不足蛇吞象,不是么?何况父亲身在户部,那可是掌管着天下钱粮呢,比内务府的官还高一级呢。”

  “你是说,那祖基业吊着他们,换个暂时的?这也是个法子,不过,需要这么做么?”

  “父亲,自古以来朋党是没有好的,我们若是不把自己先摘出来,将来我们家一败涂地,能雪中送炭的又有几个。只有我们自己好了,才能在败落之时正大地施以援手,不是么?”

原文标题:《现代娇娇女的红楼生涯》_第十节 针锋相对婶侄 网址:http://www.affiliatenetworkscout.com/junshipindao/2020/0424/11275.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