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affiliatenetworkscout.com

豫剧程婴救孤剧目︱豫剧《程婴救孤》的艺术魅

  河南豫剧二团演出的豫剧《程婴救孤》根据元代剧作家纪君祥的《赵氏孤儿》改编的,在第七届中国艺术节上荣获“文华大”,应邀到港、澳、台及法国、意大利、美国等国家演出,产生了较大影响。这部戏无论是编剧、豫剧程婴救孤导演、演员、还是唱腔、音乐、舞美、服装等都堪称优秀,为戏曲演出市场带来了新的生机。一出地方戏怎么会产生如此巨大的冲击力?值得我们、探讨和总结。

  豫剧《程婴救孤》跌荡起伏,引人入胜,且具有深刻的现实意义,十八世纪法国文豪伏尔泰曾将此剧改编成《中国孤儿》在巴黎上演,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此剧描写春秋战国时期,晋国赵盾一家三百余口被屠岸贾所杀,围绕着赵氏孤儿的存亡,程婴等人冒死相救。程婴为了赵氏孤儿,含悲泪了自己的亲骨肉,用自己儿子的生命换来了赵氏孤儿和全国半岁以下婴儿的安全;程婴之妻因过度悲伤而死。程婴眼睁睁看着自己未满半月的儿子贼手,却“不敢挡、不能救 ,眼泪往肚里流,不敢哭出声”。韩厥将军为救孤儿拔刀自刎,正气令人叹服;彩凤虽是公主身边的一个丫鬟,却也有着坚毅的性格,面对屠岸贾的,宁死也不说出孤儿的下落,带着对屠贼的、对程婴的命丧之下;公孙杵臼虽隐居山林,却未能摆脱的纷争,为使程婴舍子救孤的计划顺利完成,与屠岸贾进行了针锋相对的斗争,,。程婴辱负重,育孤一十六年,在之时,又为孤儿挡住了来自屠岸贾致命的一剑,用自己的死保全了赵氏孤儿的生命,给观众带来心灵的震撼、灵魂的洗礼。他们的行为折射出熠熠生辉的人性美,更引起了观众深刻的思考。

  导演对《程婴救孤》整体的构思和把握可以说是个性独到,如剧中韩厥自尽,了以往“摔僵尸”的方法,而是手持宝剑单腿跪地,昂首挺胸。等程婴转过身来对着他说“将军请放心,我程婴就是豁上性命也要将孤儿救出宫去”,韩厥这才低头放心死去,如果没有程婴的诺言,韩厥将军肯定是死不瞑目。这样的导演构思符合观众的审美逻辑,是程婴对韩厥的承诺,更是对观众的交代。像“审凤”一场中彩凤的出场、上拶刑、,公孙杵臼被挑死在空中等都赋予了完美的戏曲艺术造型,给观众的视觉带来巨大的冲击。

  导演深厚的还表现在时空转换的处理上,如在表现程婴育孤的16年时,用了不足三分钟的时间就完成了时空转换,通过髯口的更换,舞台道具、灯光的配合:几片干枯的树叶在秋风中飘飘落下,这落叶给主人公又增添了几分愁苦,伴随着“老程婴坏,他是一个不义人,行贪赏金,豫剧程婴救孤有眼断子孙”的儿声, 在漫天大雪中,程婴穿着单薄的衣服,满头白发,蹒跚前行,救孤后使他的处境更加悲凉,犹如雪上加霜。

  在“说画”一场,为使孤儿辨明,导演在这里由虚拟的画卷转向立体,众义士的画面出现在了舞台上,重现当年的场面。结尾的设计更是新颖别致,情理之中,意料之外。舞台的平台上(这时观众认为那里一定是程婴与战友们相聚的天堂了)梦幻般出现了韩厥将军、彩凤姑娘、公孙杵臼等人的塑像,程婴他们,倾诉,告白。这种导演手法不但加剧了悲剧效果,而且符合中国传统观与的审美愿望。一声雷响,豫剧程婴救孤一切还原,程婴像一尊高大的塑像定格在观众面前,成为人们世代敬仰、千古不朽的英雄。

  此剧通过演员声情并茂的演唱及入木三分的表演,将人物的内心世界淋漓尽致地刻画出来,尤其是程婴的扮演者著名豫剧表演艺术家李树建的表演扣弦,令观众如食甘饴。他苍凉悲壮的豫西调唱腔,催人泪下,不知不觉地将观众带入了数千年前那个充满、曲折多变的故事中;屠岸贾的扮演者王可畏,从小学习京剧,有较高的表演才能,善于刻画不同人物的角色。他利用戏曲、话剧、影视的综合表演方法,把剧中的屠岸贾塑造得。他在表演、唱腔、道白方面做了大胆的创新,呈现出一种似程式而非程式的表演手法,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公主的扮演者田敏,既是豫剧陈派(陈素真)传人,又深谙阎派(阎立品)唱腔真谛,以细腻入微的表演、委婉清脆的唱腔将公主的悲悯之情演绎得非常贴切;还有韩厥、彩凤、公孙杵臼、孤儿、魏绛的扮演者都准确生动地把握了人物性格特征,演唱出了剧中人物复杂的感情世界。

  《程婴救孤》中,不但唱腔具有鲜明的个性,在伴奏上,民族乐器的特性也表现得淋漓尽致,为演员的演唱增色添彩:陶埙的空灵,管子的哀怨,二胡的委婉,古筝低音区的阴沉,中阮的忧郁,琵琶的灵巧等都给剧中人物配上了特定的性格符。陶埙与管子伴随着程婴一步一步把悲剧延伸,而古筝的低音区更显出了屠岸贾的高深莫测,透出他“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霸气、。特别是音色酷似人声的豫剧板胡在“无情棍打得我”的中心唱段中,也充分展示了其特有的韵味。这些乐器时而如泣如诉,时而恐怖,时而悠远绵长,时而高亢明亮,独特的音乐效果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程婴救孤》的舞台设计很别致,根据传统的一桌两椅衍变出来的平台一刻也没有离开舞台,随着剧情的变化,它们的寓意和功能也在不断地变化。第一场公主分娩时象征公主的卧居,紧接着成了韩厥将军严密的宫门,第二场成为屠岸贾的府宅,第三场又成了彩凤姑娘的刑台,公主祭奠英贤的陵园,程婴作画时它们是画案,魏绛班师回朝一场它们是看台,最巧妙的是结尾一场,一桌两椅变成了程婴与众位义士相聚的“天堂”,成了表现程婴高大形象的重要支撑点。在这里,空间得以充分利用,舞台表演区域得以拓宽。由于变化巧妙,每一次都形象逼真,与剧情紧密相连,观众不但没有感到舞台审美的单一和疲劳,相反,还充分领略了戏剧舞台多功能性的独特魅力。

  舞台灯光也很到位,一开场凝重而阴沉,使舞台悬挂的春秋时期青铜颜色的道具显得格外深沉,既点出了故事发生的时代,又预示着一场悲剧的发生;紧接着是赵家三百多口被的场面,一群手执的在之后,,挥动戏曲有的水袖,与灯光结合变换出血流成河的场景,让观众为之颤栗,又为戏曲表演的多功能性深感叹服。为了显示屠岸贾的老谋深算、如麻的性格,在他弹琴娱乐时,灯光变成了暗红色,尽管此时他的府内舞升平,但还是不住他内心的与不安。前半场戏的灯光一直是暗淡的,阴冷的。直到公主出来祭奠英魂,灯光才变成了白色及橘,暖色调的出现预示着剧情发生了转折。戏曲结尾处,程婴去和好友相聚,自己的,灯光变换为幽蓝色,如梦幻般,彰显出人物的,并无恐怖之感。剧情在变,灯光也在变,观众的情绪也随着跌荡起伏。

  此剧服装的设计也是一大亮点,按照春秋时期的服饰加以戏曲化,每个人物的服装都有深刻的内涵。程婴初亮相时穿的是蓝色服装,黑色帽子,戴乌黑的髯口,显得年轻、干练,一腔热血,满腹。在亲生子被害时换上了蓝白搭配的服装,非常符合当代的风俗习惯,直到今天,我国很多地方在办理丧事时还穿着这两种颜色搭配的孝服。公主一出场满身白色装扮,与怀里刚刚生下的婴儿身上的红色包裹形成鲜明的对比。儿子顺利降生是大喜,而全家三百多口被又是大悲,在这种剧烈的矛盾冲突中这样的服饰对比非常鲜明。

  《程婴救孤》全剧艺术逻辑严密,节奏紧凑,内容精练,既保留了传统戏曲特有的程式性与传神写意的美学原则,又注入了现代人的审美元素,克服了以往人们因戏曲冗长不愿接受的不足,使观众一进入剧场,就会被环环相扣的剧情和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深深吸引。在人士探讨如何振兴戏曲之时,豫剧《程婴救孤》为业界树立起一面旗帜,这就是经典剧目的魅力。

原文标题:豫剧程婴救孤剧目︱豫剧《程婴救孤》的艺术魅 网址:http://www.affiliatenetworkscout.com/kejipindao/2020/0522/17690.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