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affiliatenetworkscout.com

思路客小说网來了一所醫院是這樣在戰斗

  直到豬年大寒剛過,鼠年春節正來到眼前,卻被新冠病毒幾乎在一夜之間糟蹋得萬城空巷的時候,才意識到原來醫院也成了戰場,而那些白衣,就是無畏的戰士,是這個時代最可愛的人。

  因突發,倏忽間失掉了幾乎所有活力的英雄之城武漢,自不必說。那裡的每一所醫院,那裡的每一個醫護人員,和后來各地馳援的白衣們,是怎樣在和病魔較量,怎樣在跟時間賽跑,怎樣把仁心大愛書寫得那麼出神入化,這些——都感動中國了!感動世界了!

  其實,在遠離武漢的大后方,每一座城市,每一個鄉村,都因突如其來的病毒,繃緊了神經。一時間,“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責任”的進軍號角,在廣播電視裡,在城市和鄉村的喇叭中,山響如雷。

  阻擊,需要先頭部隊,醫院就是﹔阻擊,需要沖鋒在前,白衣們齊聲喊道:上!

  讓我們走進四川省遂寧市射洪市中醫院看看去吧,因為它是千千萬萬個醫院的縮影。

  坐落在射洪市區城南美豐大道的射洪市中醫院,正像一團火一樣溫暖著數以千計的患者。渴望康復,守護健康,既如常般平靜,亦蘊含著對歡度新春佳節的殷殷期許。

  2020年元月19日,近午的陽光慘白而寒冷。剛剛從市局參加完新冠病毒感染防控工作會議出來的院黨委、院長余致鰲,一邊急匆匆地往醫院趕,一邊在電話裡對辦公室主任說:“快,通知召開院務緊急會議。”

  院務會開了整整一個鐘頭,一直持續到12點半。這種“壓堂”的會,對於向來說話簡明扼要的余致鰲,幾乎屈指可數。可今天不一樣。他通報了湖北武漢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嚴峻,傳達了國家、省、市領導講話,提出了自己還在回院上就思考的應對方案。末了,他說:“武漢的疫災,就是我們的傷痛﹔配合救治患者,阻斷病毒傳染源,是我們的神聖。前方需要我們,我們隨時待命馳援﹔射洪防控,我們必須沖在最前面!”

  院長話畢,一片掌聲訇然而起,傳遞出了全院黨員干部和醫護人員“若有戰,召必回,戰必勝”的斗志與豪情。

  自此,射洪市中醫院,作為射洪嚴防死守的抗疫據點之一,開始進入了緊張的戰斗。

  面對突如其來的新冠病毒,緊鑼密鼓與時間賽跑,幾乎成了這兒防控的“常態”。即使我們用“快鏡頭”,也未必能把那每一個匆忙的“瞬間”全數捕捉。

  茲抄錄1月31日《射洪中醫》公眾號上推送的醫院“日志”《最美者》(此處圖片省略):

  上午召開防控工作會,以黨委、院長任組長的防控與救治工作領導小組,以及救治專家、防控專家、物質保障、健康宣傳與輿情管控、紀檢督導等5個工作組一應成立,並明確職責分工。下午各工作組召開會議,商討細化防控方案和工作流程。

  1月21日,上午召開院級防控工作會,審議防控方案有關工作流程﹔下午分組分科室組織醫務人員傳達有關會議,展開防控培訓。

  1月24日,大年三十,院黨委、院長余致鰲、副院長楊繼芳現場查看發熱門診並要求立刻對其進行改建。

  1月25日,大年初一早上在城南社區衛生服務中心召開工作會﹔下午召開第四次防控救治工作推進會。

  同日,人事科向全院發起加入應急醫療隊的倡議。當天不到2小時內,收到近260名志願者踴躍報名,並在請戰書上庄嚴簽字、摁下紅色的指紋。

  1月29日,大年初四,清晨6點半,天還未亮,重症監護室主治醫師徐如貴,護士陳梅、蔡秋鳳、鄭樹華四人作為醫院第一批赴鄂支援代表,踏上了前線的戰斗之。

  讀著這份未加任何修飾的“日志”,我們是否已因其強烈的節奏,嗅到了一種濃濃的硝煙味,感到了一種緊張匆忙,而又秩序井然、臨危不懼的勇士氣節?

  其實,這份不足十天的“日志”,只是一截粗線條,它所“疏忽”掉的情節還很多很多。試看如下一、二:

  1月19日,院感科科主任王蓉芬,科員莫明露、陶媛組成的“玫瑰3人組”,幾乎在防控的第一時間,率先響應,且一開始就保持著5+2、白+黑的工作模式。王蓉芬告訴筆者說,隻要沒有結束,她們仨就會像這樣沒有星期,不分晝夜地一直堅持下去。

  1月22日,預檢分診工作正式啟動:門診入口第一道預檢、樓層分診第二道預檢、診室第三道預檢,測體溫、詢問流行病學史、作登記。一時間,這些都成了門、急診預檢分診工作者們的工作日常。

  可這些看似隱形的,卻又是沒日沒夜、有條不紊的工作,哪裡是“日志”所能記得完的啊。

  “這次防控,真的像一場戰爭。”院黨委副張軍榮說:“當然,戰爭不是光靠打,還必須做好宣傳。”所以,很快地,圍繞防控制作的專題宣傳欄、宣傳彩頁、牆標和LED屏滾動播放,在整個醫院內外,形成了濃厚的氛圍。與此同時,通過“射洪市中醫院”“射洪中醫”兩個微信公眾號和各相關微信群,思路客小说网先后發布了醫院《告中醫院患者及家屬書》《致全院黨員干部的一封信》《致全院職工的一封信》,以及預防新冠病毒的科普知識,適時地反映戰“疫”的動態。

  這些形式多樣,或情真意切,或新穎實用,或鼓舞士氣的宣傳,既像警鐘,又似暖流,在醫院內外形成了一股強大的輿論場,傳遞和輻射著非常時期射洪中醫人的擔當意識和殷殷關切。

  當無情的病毒,幾乎毀掉了鼠年春節本該有的喧囂與繁華﹔當不少人宅家悠閑地守著電視觀看還怨這怨那的時候,我們的白衣們卻離開父母和家人,夜以繼日地與病魔較量,用忠誠、智慧和心血譜寫著人生最燦爛的篇章。

  內一科的蘇剛剛,老家遠在甘肅,因參加工作后平時一直在臨床一線工作,已經快十年沒回老家過年了。原計劃好了,今年春節帶父母和妻女回甘肅老家過年,看望年邁的姑姑和病的舅舅,並且已經買好了回程動車票。但出現后,他向院部遞交了請戰書,又第一時間悄悄在網上退了票。在接下來的防控中,蘇剛剛首先主動到發熱門診一線值班。面對防護服、醫用防護口罩等物資短缺的形勢,蘇剛剛帶頭做到穿上防護服后就不再喝水,減少上廁所次數,能節約一套就是一套。並且,每次工作八、九個小時以上,直到看完所有的病人才抽空吃上兩口飯。有一天,蘇剛剛剛換好防護服,正准備投身到工作中,遠在甘肅的三姨因為擔心,發來視頻通話。誰知全副武裝的他可把對方給嚇了一跳。他趕忙內疚地跟對方說:“不好意思三姨,這些年一直沒回來看您,現在又是這樣子裝扮!”三姨理解他,並十分感動,一時間,在電話那頭都止不住流淚了。

  韓婷,是醫院急診科護士長。出於職業的,還在媒體剛剛出現報道的時候,她就立刻組織科室人員學習相關知識,率先准備好發熱門診的環境和物品。隨著的蔓延,她每天早出晚歸。那些天,發熱門診,預檢分診,哪裡有需要哪裡就有她的身影。韓婷本來嗓子不好,可以來,她幾乎天天工作12個小時,嗓子說啞了連水也顧不上喝。韓婷的家裡有一位射患癌症的母親、年近九旬的爺爺和一個正讀初中的孩子。多少天了,當身體每況愈下的母親,經受不了癌痛的給她打電話時,她卻在工作的崗位上為患者忙碌著,每天總是要等到短暫的休息時間,才回到老人身邊去陪上一會兒。孩子在電話裡聽到她沙啞的聲音總會問:“媽媽你怎麼了?什麼時候回來啊?”她都總是說:“媽媽沒事,你在家乖乖聽話,等我忙完了,我就回來陪你。”忙完一天的工作回到家的韓婷,總是內心充滿了內疚,她知道,母親、爺爺和孩子,需要的是她的陪伴。可是因為的出現,她不能,她做不到。2月4日,韓婷在忙完一天的工作稍稍閑了點下來后,在日記中這樣寫道:“這麼多天以來,我一次都沒有好好陪伴兩個老人和孩子。即使在萬家團圓的除夕夜,望著遠處的煙火絢麗綻放,即使在看著人們戴著口罩也照常舒心自在時,面對著絡繹不絕的病人,我的心依然很平靜。因為我覺得雖然我未能盡孝父母膝前,沒有給足孩子的母愛,但是防控,在患者的眼中,穿著工作服的我們就意味著團圓,意味著希望,就會有無盡的快樂。”那天,孩子看見了她的這則日記,不禁感動得伸了大拇指點贊道:“哇哇,媽媽好樣的!”

  那些天,人們很新奇地看到,在遠離縣城的仁和、金華、復興和鳳來等鎮的鄉村小上,時不時出現幾個穿著白衣、戴著口罩的人。原來,那是院內二科糖尿病慢病管理組的黃磊、李映雪、李艷均和針灸康復科神內組的牟丹、張明菊他們。因為實施臨時交通管制,他們就及時向患者開放微信及電話免費就診咨詢,為患者提供醫療及用藥咨詢等。部分鄉鎮的糖尿病等慢性患者無法及時到醫院開藥,針對這一情況,醫院就立即組織愛心小分隊,及時把藥送到患者家裡。2月13日那天,見醫生親自把藥送到家裡來了,鳳來紅旗村的李江平老人,感動得連聲說:“你們醫院真好!你們真是大啊!”

  其實,感動我們的何止蘇剛剛、韓婷和黃磊、張明菊他們呢。那天,去採訪負責宣傳的張軍榮,他一連說出二三十個人來,比如內二科的、外一科的何昶江、骨二科的何志勇,還如數家珍般地述說著他們的故事,弄得我們無論怎麼快都覺得記不下來。其實,我們知道,為了打贏這場阻擊戰,醫院每一個醫務人員都是戰士、英雄和最可愛的人。

  早上6點,射洪市中醫院門診一樓的大廳,燈光如舊,卻似乎顯出從未有過的敞亮和輝煌。

  她們——重症監護室主治醫師徐如貴,護士陳梅、蔡秋鳳、鄭樹華四人作為醫院第一批馳援武漢的代表,就要從這裡出發了。

  為她們壯行,市領導副市長來了,院領導和科室的同事們來了,家屬、親人們來了。

  徐如貴捧著鮮花,代表戰友們說:“請大家放心,我們深知不僅意味著危險和艱苦,更多的是光榮的,是責任和擔當。我們一定代表醫院,代表射洪,把心交給武漢,把愛交給患者。”

  也是在這兒的一樓大廳。2020年2月2日,針灸康復科副主任李立,和陳熙軍等13人,思路客小说网扛著,代表醫院從這裡奔赴到了射洪市河東新冠救治中心。

  臨行前,李立隻有一句話:“河東傳染新區,那可是我們射洪的小湯山啊!”說著,眉宇間禁不住透著一種無法掩飾的自豪。

  也許,還有一批批醫護人員從這裡奔赴前線。因為,他們(她們)的請戰書還在那裡放著。那些鮮紅的指紋,就是一顆顆因時刻待命而跳動著的心。

  從看著徐如貴、李立們轉身的背影那一刻起,對戰友,對親人的牽挂,就無時無刻不縈繞在每一個射洪中醫人和他們在家親人們的心間。辦公室主任楊春才說:“隻要回到家裡,我每天都要守著新聞頻道看。就想看看徐如貴他們上鏡頭沒有。想看看他們工作的狀態,想知道他們生活的情況。”

  2月3日那天,院長余致鰲陪同市委組織部長劉光輝一行,一一看望慰問了馳援武漢人員的家屬。當來到鄭樹華家中時,她5歲的孩子小羅正在看電視。劉部長問小羅:“想媽媽了嗎?”小羅一邊說“想”,一邊拿手指了指電視。原來,那時電視裡正在播放武漢的救援情況。幾個白衣,穿著防護服,隻透著一對眼睛,卻在病裡不停地忙碌著。劉部長笑著問:“哪個是你媽媽?”小羅隻不好意思偏了偏頭。其實大家早已經看出,小羅思念媽媽,他是把電視裡每一個白衣都當成自己的媽媽了。當時小羅還畫了一朵向日葵《送給媽媽》,又在視頻裡一邊喊“媽媽加油”,一邊比劃著手說:“我要把怪獸(他指的病毒)給你們看!”小家伙可愛的表現,令在場的人都禁不住笑了。

  蔡秋鳳的兒子文瀟洒則在信中夸贊自己的媽媽:“在我的心中,你就是最勇敢的戰士!”

  “最勇敢的戰士”,這的確是所有者無愧的最高榮譽。就在2月3日醫院《致抗疫隊員的一封信》的前一天,徐如貴、陳梅、蔡秋鳳三名同志,還向四川省援鄂臨時黨支部遞交了入黨申請書。他們以實際行動體現了“肩上越是沉重,越是巍峨”。

  2月3日(徐如貴):一位患者家屬給我發來微信表示感謝,思路客小说网還順便發了個紅包。她是我們科室實施的第二例CRRT治療的患者的女兒,能夠得到她們的理解感覺所有的辛苦和付出都值了。當然紅包我也是不可能收的。

  2月8日(鄭樹華):昨天上班,我主管了一位躺在床上帶著無創面罩的阿姨。她的意識是的,但由於身上安置了各種儀器,活動暫時受到了。在我給她倒完小便后,她把我的手緊緊握住,我讀懂了那是感動。在我為她治療結束將要離開的時候,她為我豎起了大拇指。在那一刻,我再一次為自己的職業而感到無比自豪!如今,在全國上下抗擊的關鍵時期,作為醫務人員代表能夠援助武漢,也注定是我的職業生涯中的寶貴財富。

  2月9日(蔡秋鳳) 今天武漢“陽媚,天空飄著朵朵白雲”,這是我兒子寫作文常用的開場白。明天他就開始“停課不停學”的線上學習了,希望他能快速適應特殊時期的特殊學習方式。而我也在他 的思念中平平安安、忙忙碌碌地工作著。�不能准時下班、不能准時吃飯應該是醫務工作者的常事,何況是這種特殊時期。這不,原本12點下班,但待我脫下防護服,做好消毒等工作回到住處已是下午3點半。為了避免上班時上廁所耽誤時間,早上起床沒有喝水,現在早已口干舌燥、飢腸轆轆了,一回來就灌了一大杯涼白開,吃了一碗方便面,线日(徐如貴)今天,我們的團隊來武漢作戰已持續18天了,我們每個人都以飽滿的狀態奮戰在一線。為了避免被傳染的風險,保証自己的健康和戰斗力,我們每天必須穿著厚重的防護服,這極大地消耗我們的體能,讓我們行動非常不便,甚至看起來還有些“笨拙”。但是,在我眼裡,那笨拙的樣子线日(陳梅) 這幾日咳嗽、痰多、流鼻涕,雖然喝著中藥,內心還是不免憂慮。昨日做了CT檢查,今日得知肺部情況正常后,終於鬆了一口氣,並想我隻要不倒下,就可以繼續為這裡的患者服務了。晚上一回到賓館,就看到家鄉蔣喻新和張韜市長寄給我們射洪醫護組的慰問信,心裡真有話不出的感動。另外,和慰問信一道寄來的還有家鄉愛心企業的特產。正的麥加牛肉、子昂李燒臘的兔腿和鴨子、麥地納的手撕牛肉……一拆袋整個香飄四溢,色澤誘人,對,就是這熟悉的配方,還是熟悉的味道!

  2月8日(援助射洪市新冠救治中心 何娜):昨天,醫院來了三個小朋友,他們必須要單獨隔離治療。看著他們分別走進了病室,我就想,這個愛玩愛鬧的年齡,沒有親人和玩伴是多麼痛苦的事啊!於是我暗自在心裡決定,接下來要跟同事們一起當好“臨時媽媽”。一說,大家都很贊同我的提議。今天,一早我就按要求做好自射防護,帶上零食和兒童讀物,進了他們的病室。然后把帶去的送給他們,跟他們像媽媽一樣交談,說些暖心的話,還和他們一起做一些簡單的游戲。看著孩子們一點沒有孤獨的樣子,我真跟看到自己的兒子似的打心眼裡高興。

  讀著這些有溫度的文字,我們不僅看到了“者”們工作的日常,更感受到了他們那朴實而崇高的情懷。

  2月13日上午。醫院名老中醫工作室。窗外寒氣籠罩,可室內熱氣騰騰。十余名名老中醫正聚在一起,進行一周以來的第三次研討。還在第一次研討會前,院長余致鰲就對大家說:“我們是中醫院,發揮好中醫藥在這次防治中的作用,這既可以體現出中醫的魂,也將是我們中醫人獻出的愛。”

  那天以后,專家們經過對國家衛健委及中醫藥管理局新冠診療方案的認真學習,按照“三因制宜”思想,緊密結合射洪地域、氣候及民眾體質等特點,先各自擬出一個藥方,再在一起討論。副院長楊繼芳說:“那些天,包括每一位藥,每一位藥的劑量,專家們都要說出個理由,稍有存疑,會后還得查資料,找佐証,所以總要反反復得地進行討論。”

  2月3日,首個防治藥方出來后,醫院精心熬制5000余人份,分別送給院內醫護人員。還在其后進行了隨訪調查,搜集有關的信息,作為進一步修訂防治藥方的依據。

  這第三次討論可說是更加熱烈了。各位專家結合新冠診療方案第五版的相關要求和當下實際,積極發表各自的意見和建議。經過充分討論,最終形成了針對10歲以下、10-65歲及65歲以上的不同人群預防處方3個。

  “根據不同人群處方,這可是個新穎的思。”名中醫、主任醫師管捷說:“因為不同人群體質不同,免疫功能有區別。按不同人群處方,就可以兼具有效增強抵抗力和抗病毒等功效,也才能更好地起到一定的預防和治療作用。”果然,專家們的心血沒有白費。接連數天,3個處方經在不同人群中服用,普遍反映良好。

  那些天,醫院先后分組免費為戰斗在抗疫一線的、醫務人員、政、社區、留觀點工作人員及被隔離人員等共送出預防中藥湯劑45000余人份,深受大家好評。經開區高速公出口卡點的任曉勇喝下后對送藥的醫務人員說:“你們為我們配制的中藥,既預防病毒,又溫暖。我們定將和你們一起,守好抗疫防線,不退,決不收兵!”

  中醫是國萃。在抗擊新冠中,射洪中醫人依然沒有忘記,弘揚國萃是自己的天職。

  採訪結束走出醫院的出口時,盡管天陰著,不時還有縷縷寒風迎面襲來,但是我們心中有種格外的溫暖。我們不住再次回過頭去,那裡是佩戴著紅袖導的幾位白衣,正手持額溫槍,為排隊入院的人們測量體溫。

  我們知道,我們的採訪其實並沒有結束,因為還在繼續。這裡,和所有的醫院一樣,白衣們正在繼續堅守,正在用他們平凡而又偉大的情懷,孕育一個人們期待已久的春溫暖花開的季節。

  董澤永 男 ,四川遂寧射洪市人,曾作過教師,公務員,副處級干部。2000年加入四川省作家協會,業余主要從事小說、散文、報告文學寫作。中篇小說曾兩度榮獲由中國作協、中國文聯和國家衛計委等六部委聯合舉辦的“鵬程杯”小說類優秀獎。先后出版小說集《這年代的事兒》《晴天有霧》《影子》等三部。系射洪市作家協會副,陳子昂文學社社長。

原文标题:思路客小说网來了一所醫院是這樣在戰斗 网址:http://www.affiliatenetworkscout.com/qichepindao/2020/0328/3642.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