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affiliatenetworkscout.com

【戳 、续写】关于药大 《无语言伤

  三年前,他不想看着那孩子与他的女朋友浓情蜜意,也是因为…于是他把自己的子留给了那孩子,自己却带着为数不多的行李和满身伤痕离开了。没想到的是,他只是回来看看,却看见那孩子坐在门口,狂喜的看着他,扑过来一把抱住他。他说着他一直最想听到却又害怕听到的话:“大叔,你终于回来了,你到哪里去了……以后再也不许你离开了,永远都不许……白千言,我爱你。”说完不等男人反应一把擒住他的嘴,辗转反侧。

  男人迷迷糊糊的被男孩拽进了屋,一拥吻倒在沙发上。男孩掀开男人的衣领轻轻舔舐他的脖颈“大叔…你为什么要走呢…我好想你…”男人轻轻叫着“崇业…别,别这样”崇业停下,眼里写着不安“大叔你…不喜欢?”男人听完撇过头“…不,只是不太适应,不要了…”崇业偷偷松了一口气,打量了男人一会“大叔还没吃饭吧,我去买菜,做饭给你吃好么”“嗯”

  崇业出门了,男人整理了一下衣服,曲起一条腿仰躺在沙发上,双眼透过天花板不知道在看什么。男人想起了三年前,他因为那孩子,无意跑去了同性酒吧喝多了,竟被三个恶劣的男孩肆意欢爱,他好不容易跑出去给崇业打电话让他来接他,却没想到他的女朋友装晕拖住他不让他来。于是男人被肆意亵玩了六天才终于找到机会跑了出来,却是心灰意冷决定离开…

  本来他就觉得,他对崇业产生这种龌龊心思已经很了,可是他竟然又被别人强上了,他更觉得自己很脏,脏透了!崇业已经有了自己喜欢的人,他还不如成全,于是他才选择离开,可是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呢,为什么他一回来都不一样了,崇业竟然说爱他!男人觉得脑子现在很乱,这时门铃响起,男人没多想起身开门,抬起头刚刚扬起的嘴角倏的僵住“崇…”

  门口站着三个男子,一个五官深邃,颇有古典美,一个五官精致如漂亮的瓷娃娃,最后一个,脸上挂着慵懒的微笑,穿着一身透着禁欲的气质。看上去衣冠楚楚,三年的时间使这三个孩子看上去更成熟却也让白千言感到更加邪异恐惧与压力,他张张嘴“你,你们…”

  男子“好不容易才查到你回来了,真是一只小野猫~”说完竟舔了舔唇,那古典男子只是冷哼一声,双眼透出寒光。三人步步紧逼,男人步步后退“你们,你们为什么还缠着我,我只不过是个老男人…”瓷娃娃打断道“大叔,那是因为你的身体实在太迷人了,这三年我可是念念不忘~”说完暧昧的舔舔嘴。男人接着退却没想到已经退进了卧室的床边,一下就绊倒在床上,男人急忙想爬起来,却一下被三人摁住动弹不得。瓷娃娃“你就这么急着我们上你哦?自己跑到床上,我还真是期待呢。”“放屁”男人的瞪大眼睛,憋红了脸。殊不知自己现在的模样多撩人,古典男子拍了拍男人的“还是骂人,没记性”

  这时,屋里的四人都听见门开的声音。男人一下子就了,又开始挣扎,却使不上劲。男子与瓷娃娃对视一眼起身走到了门口,而古典男子似是惩罚,单手将男人的双手扣在头顶,更狠更快的动了起来,下下顶在男人发疯的点上。男人死死咬着自己的手却还是溢出了几声,门口的两人回头意味不明的看了男人一眼。门来崇业的声音“大叔,你怎么了?”崇业刚一闯进来就被两人制住,只是他并没有剧烈挣扎只是愣愣的瞪大眼睛看着床上运动的人,眼中的慢慢变为。

  床上的俩人一个皮肤白皙曲线优美,双腿大张着,一条长腿正无力的架在另一人肩上,长相冷艳英俊,此时正死死咬着自己的手,紧闭双眼,随着另一人摇动,情动隐的样子格外撩人,另一人五官深邃神色冷峻,只有一双似要烧起来的眼睛了他现在的情况,此时正卖力在白千言身上动着。画面看起来格外暧味养眼。可崇业却双眼通红,死命挣扎起来“大叔!你们是什么人,放了他,放了他!”瓷娃娃“我们?我们是大叔的男人哦。大叔,这个就是你那个心心念念的小情人?啧啧啧,长得是不错,不过,大叔,明明我比他更好看。是不是嘛?”白千言虚弱的说着“你们,你们别碰他,冲我来”“大叔,你这样我可是会吃醋哦~”说着他找来绳子把崇业双手捆上,绳子另一头拴在了衣柜的把手上“你就乖乖看着我们是怎么疼爱他的吧”

  白千言不敢去看崇业,他被那三个孩子翻来覆去的了多久他不知道,他只知道他这次是真的无言面对崇业了,竟然让他看到了这样一幕。白千言再次醒来时,已是半夜,浑身上下酸疼的不行,尤其是那个难以启齿的部位。可他还是撑起身子,将身上压着的占有欲十足的手脚拿开。然后看向衣柜,崇业就直直的坐在地板上,双眼死死盯着床,看到男人起来,暗淡的双眼亮了一瞬。男人挣扎着下了床崇业。在摇摇晃晃走到他面前时,终于不住跌倒在地。

  崇业动了动嘴唇:“大叔……”声音嘶哑,却是不知道说什么。“崇业,你听我说……你……你就当不认识我,走了就别回来了,他们几个不是你能惹得起的,我……是我对不起你……”白千言一张嘴,声音竟不比崇业好多少,开始语气沉重,最后却轻松地笑了起来。“大叔……我怎么可能走,我怎么会丢下你不管,你跟我一起走吧,无论怎么样我们都可以一起面对啊,三年前,我就该知道的,我……大叔,是我欠你的,你不欠我……”崇业抬起头“我有意疏离你……我一直把对你的爱当成是过多的依赖,努力去忽视它,大叔,我真的错了,我好后悔,三年前,如果我去接你,是不是都会不一样?”声音哽咽。“别说了”白千言疲惫的打断他。“我帮你解开,你就快走吧,不要想着报复,我这三年也看开了,咱俩确实是没有……”白千言已经看出来了,他一回来这三个孩子就收到了信,肯定背景不简单,他自己已经这样了,不能再崇业,他还有很长的要走,他还能娶妻生子,他不能的留下他,这是毁了他。“不!大叔,大叔你跟我一起走好不好?你跟我一起走!你为什么宁愿受他们也不跟我走!大叔,白千言!你厌弃我了是不是?你腻了我,烦了我是不是……”剩下的话都被白千言伸手堵回了嘴里,白千言心悸的回头看了一眼,三人都睡得很熟,没有要醒的征兆。松口气的同时,对上了崇业犹如的雄狮一般的双眼,像燃着要把他也烧起来的火焰。白千言心痛了一瞬,还是打晕了崇业。他永远也忘不了,崇业昏迷前,怨恨的眼神。白千言在外的三年里还是学了些防身的功夫,没想到却用到了崇业身上。

  他着酸痛,穿好衣服,将崇业的伤口包扎一下就架起崇业摇摇晃晃的走出了小区,拦了辆车,嘱咐好司机将人送到xx酒店,并加钱帮忙开。目送出租车走远后,白千言才疲惫的转身,一回头,冷水当头浇下。那三个孩子就站在他身后,目光,笑容意味深长。

原文标题:【戳 、续写】关于药大 《无语言伤 网址:http://www.affiliatenetworkscout.com/yulepindao/2020/0402/5521.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